交行2020三季报出炉:最危险的时刻似乎已经过去

原标题:交行2020三季报出炉:最危险的时刻似乎已经过去

交行相关人士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称:“交行严格落实中央‘房住不炒’政策导向,房地产贷款增长严格符合监管政策要求。”

10月30日下午,交通银行在沪港两地交易所公开披露了2020年三季度业绩报告。交通银行首席风险官张辉表示,“截止三季度末,不良贷款率较二季度末开始下降,虽然只降了一个基点,但是已出现下降态势。三季度交行对公贷款的风险暴露的确有所抬头,下一阶段,我们继续强化各类风险管控措施。”

交行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净利润降幅收窄、息差保持稳定、净经营收入稳定增长、不良率小幅回落、拨备覆盖率回升,集团实现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527.12亿元,同比减少12.36%,降幅较上半年收窄。报告期末,不良贷款率1.67%,较6月末回落1个基点;拨备覆盖率150.81%,较6月末回升2.08个百分点。

截至9月末,交行资产总额10.8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8.98%;客户贷款5.82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66%;客户存款6.54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8.93%。

盈利能力方面,交行实现净经营收入1,856.35亿元,同比增长5.17%。其中,利息净收入1,140.14亿元,同比增长7.23%;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349.83亿元,同比增长1.52%。

交行业务分板块来看:

公司板块,在公司金融业务方面,公司存款余额达到人民币44092.08亿,较上年末增长9.36%。公司贷款余额39078.81亿,较上年末增长10.1%。

个人金融业务板块,个人存款达21304.46亿,较上年末增长了8.15%。个人贷款达19088.15亿,较上年末增长了8.78%。其中,在人贷款业务方面,支持居民合理自住的购房需求,加大消费金融发展力度。报告期末,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余额12406.52亿,较上年末增长9.27%。“惠民贷”累计申请客户459.95万户,发放贷款947.4亿元。

同业与金融市场板块,金融投资的规模32806.05亿,较上年末增长了9.14%。证券投资整体的收益率是3.4%。

房地产贷款严格符合监管要求

近期监管对部分银行作出窗口指导,本年度新增涉房贷款不能超过全部新增贷款的一定比例,这一比例是30%左右。

对于涉房贷款,交行相关人士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称,“交行严格落实中央‘房住不炒’政策导向,房地产贷款增长严格符合监管政策要求。在个人按揭贷款方面,截至9月末,交行按揭贷款余额12407亿元,较年初增加1052.72亿元(上年同期增量938.51亿元),增幅9.27%。对公房地产业贷款方面,截至9月末,对公房地产业贷款余额3389.90亿元,较年初增加744.95亿元,增幅28.16%;在全部贷款占比5.83%,较年初上升0.84个百分点。不良余额49.27亿元,不良率1.45%。”

信用卡“转危为安”

疫情期间及后疫情时代,引用卡不良抬头最为明显。对此,交行首席风险官张辉表示,截止到三季度末,一是不良贷款率较二季度末开始下降,虽然只降了一个基点,但是态势已经出现了;二是不良贷款生成率下降了88个基点;第三交行信用卡新发生不良较二季度减少了23%,综合迁徙率下降了2个基点;第四风险的几个先行指标开始有所改善,逾期贷款余额比不良贷款余额少了43亿元,这也是若干年来交行首次逾期贷款余额低于不良贷款余额。

疫情爆发以后,信用卡业务的风险在整个信用卡行业都是率先暴露。由于交行信用卡业务占比相对较高,对交行的资产业务影响相对较高。去年以来,交行不断加大风险的管控力度,三季度信用卡业务的新发生不良较二季度风险减少,减少了23%,综合迁徙率环比下降了2个基点。同时交行加大对信用卡不良的处置力度,截止到三季度末,交行不良率为2.38%,环比下降了52个基点。

LPR4倍利率限制不适用于信用卡

此前8月20日,最高法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LPR4倍作为利率保护上限。当被问及是否影响交行信用卡业务时,交行信用卡中心相关人士回复称:

“首先新规出台,这是要明确,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的法律问题,在新规的第一条第二款,明确了新规不适用于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所以我行的信用卡业务,也是不适用于这个规定。

“ 其次银行信用卡业务与民间借贷存在本质的不同。信用卡现有的定价体系符合国际惯例和市场供需关系,也是银行向客户提供免息还款期,提供刷卡积分等高质量普惠金融服务的基础。下一步,交行将密切关注适用于银行的政策变化,并及时评估对业务的影响。”

正与蚂蚁花呗、借呗展开合作

9月16日,交行与阿里巴巴、蚂蚁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关于合作内容,交行董秘顾生表示,交行将与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集团,主要在公司金融服务、支付业务及数字金融场景的拓展、金融科技、长三角一体化等方面开展合作。具体的包括:存款、理财、融资、贷款、跨境金融、同业、供应链及普惠金融、投资银行、快捷支付、线上线下收单、数字银行、互联网消费金融等业务,其中支付业务方面,交行与支付宝开展绑卡用卡的合作,提高客户交易的限额,实现免输卡号绑卡。同时,争取支付宝向交行开放普通行业商户的H5页面,App和小程序的银行卡支付的权限,做大场景交易。

“在消费信贷方面,我们交行正在与蚂蚁集团推进消费信贷业务的合作,整合双方在场景、运营、资金、技术、风控等方面资源,在花呗、借呗产品上开展业务合作。”顾生表示。

顾生另称,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不可否认存在一定的竞争,但是他认为两者更多的是合作共赢,而不是“零和博弈”。比如,交行在与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集团战略合作中,发挥各自的优势、集成互补、互通场景,提升了金融服务的效率和客户的体验,“在这个过程当中,会给我们带来新的客户,新的业务增量。另一方面,在这种‘竞合’关系下,金融科技公司为我们带来互联网思维,加快了我们银行的数字化转型发展之路。”

为落实金融科技战略布局,完善金融科技体制机制,交银金科公司已经在8月25号在上海临港新片区注册成立,标志着交行的金融科技板块阶段性的完成了“两部三中心一公司一研究院一办”的架构布局。

交银金科将聚焦“高端基础设施的研发及人才供应,集团子公司业务的应用于研发、第三方客户服务于产品输出”三大主业,在加快产品的研发,赋能金融业务的发展方面满足业务数字化转型的需要。

(作者:周炎炎,实习生吴霜 编辑:周鹏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