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烧钱”竞争 在线教育应回归本心

  新闻背景: 

  据报道,各大在线教育平台财报显示,仅三家知名在线教育机构2020年2月至11月的营销费用就超过100亿,相当于“烧”掉了4个蛋壳公寓的市值。在线教育平台营销大战的逻辑并不难理解:通过“烧钱”聚集流量,并拖垮那些无力一直“烧钱”的平台,最终独占市场份额。 

  过分逐利 在线教育失了教育初心 

  在线教育凭借强大的教研能力、大数据能力,确实可能像他们自己宣传的那样成为“学习的科学”,让孩子“科学地学习”,还能缩短城乡教育的差距,促进教育公平。但资本的深度介入,也很可能让“学习的科学”沦为“挣钱的科学”,过分逐利之下,失去了教育的初心。对于这一点,企业和监管部门都需要警惕。【详细

  与疯狂“烧钱”对应的是,在线教育机构的整体亏损情况十分严重。据统计,2020年全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但在线教育的收入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对此,一些“头部”在线教育机构不以为意,认为“烧钱”模式,会最终让“无钱可烧”的机构退出,从而“洗牌”让最终的胜利者“一家独大”。【详细

  在线教育不应“烧钱”贩卖焦虑

  在线教育机构有做大平台的追求,可以理解。但是,学生家长选择培训机构,说到底是出于差异化需求。从这一角度看,在线教育是很难出现像其他互联网行业那样的超级航母企业的。扩大规模的教育机构,如果做不好质量控制和成本控制,很快就会陷入破产关门的困境。在线教育机构投资者和经营者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盲目追求体量和规模,而需要打造个性化的、满足受教育者差异化选择的在线教育产品,这也是校外培训机构的存在价值所在。【详细

  海纳百川,思者无域。校内教育也好,校外教育也罢,教育的本质在于包容与思考,在于启迪与传承。疫情改变了很多,也给了在线教育得以重塑与整合的契机。关于校外的教育培训机构,教育部在2021年的工作计划当中,将整顿教育培训机构列为重点工作之一,主要目的就是减轻学生和家庭的压力。这起码包含两重题内之意:一是教培市场不是原罪,二是“提质减负”才是在线教育等校外培训的主旋律。在线教育,不应该是“烧钱”贩卖焦虑,而应该矢志成为“新世纪学习变革的重要贡献者”,让家长安心、让孩子成长。【详细

  让教育回归学校 多从课堂源头下功夫

  解决教育焦虑,不能只靠企业自律和家长觉悟,必须把因果链搞清楚,把责任链理清楚。校外培训机构之所以能“打动”家长的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些地方的校内教育教学安排、管理服务没有跟上,学校减负了、教得少了,招生考试难度依然大。从实践来看,校内教育抓得紧、抓得好的地方,校外培训机构很少成为家长的首选。因此,解决在线教育的乱象,还需要让教育回归学校,多从课堂源头下功夫。【详细

  贩卖焦虑式砸钱营销,并不是在线教育该有的姿态。再说,任何商业性在线教育平台,作为基础教育的补充与“选配”,终究不是国民大教育体系内的C位角色。前不久,中国消费者协会梳理出的“2020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中指出,在线教育消费维权问题频现。奉劝融资“烧钱”的在线教育,少在社会性焦虑的伤口上撒盐,多在教育本位的舞台上潜心唱好戏。【详细

  微言大义:

  @无尽的夏天:进击吧,巨头!看你们谁更能“烧钱”。

  @参商如旧:资本就是哪里有利润就往哪里追逐。

  @正在加载中:好多在线教育公司管理者跑路联系不上,学员数千万报名费打水漂,学生课程被关闭,老师工资发不出来。

  @伍德:疫情给了线上教育发展机会,如果能达成线下教学的效果,线上教育其实是很好的。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后语:

  本始终是逐利的,为了占领在线教育这一新的“风口”,投资者想方设法贩卖教育焦虑,疯狂“烧钱”竞争,使得在线教育平台沦为牟利“工具”,令教育变了味道。在线教育作为教育行业,还是应回归教育本心,将关注点放在提升教育质量、加强平台服务等方面,为广大学生提供更便捷的学习平台和多元化的教育选项。

  回顾:往期“经”点热评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