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

  王吴军

  里,亮了灯,灯光正好,温暖的光亮铺展开来,在心中流泻成一幅融融的图画。坐在灯下,感到格外温暖,格外惬意。

  温暖的春夜里,最好是微风轻抚,还有月色皎洁,细细洒落的微风和月色,像温润的水波一般,柔美地流淌着,积得地面上一片晶莹。我关上灯,站在窗前向外凝望,看娟娟的月,看清澈的月光,映在嫩绿的树叶上,那是一种春的温柔,令人心动,惹人遐想,决没有半点的喧嚣。

  春夜是静谧的,在这样静谧的时光里,和知心的人一起散步当然是好的。不过,读书也是不错的选择。

  春夜读书一直是许多的读书人无限向往的境界。我想,春夜读书的乐趣应该是由于心境的美好,有美好的心境,读书才会快乐,读书才会是一种享受。比如这静谧的春夜,没有任何干扰,自然就会全身心地投入,那样的境界真是无比美妙的。

  若是真的不想读书,也可以在春夜里泡一壶清茶,和知己轻斟慢饮,娓娓畅谈。

  要不,在春夜里就和家里人围坐在灯光下,听古老的唱机里飘荡出的悠扬的音乐之声,想喝茶的就慢慢喝茶,想喝咖啡的就冲上一杯浓香的咖啡,各自捧着自己喜欢的爱物,一边品尝,一边闲聊,天南地北,古今中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以漫无边际,可以尽情尽兴。

  不论怎样,只要不辜负了春夜这一段美好的时光,就是最好的了。

  然而,在温暖的春夜里,我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一些冬夜里的故事。

  静坐在春夜里,我最常想起的是安徒生童话里的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我总是想,如果卖火柴的小女孩不是流落在寒冷的冬夜,而是坐在春夜任何一间温暖的房子里,她也是决不会被冻饿而死的。于是,我又想起了冬夜里那欧式的壁炉,那是华贵、温暖而又弥漫着浪漫情调的东西,我希望世界上所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的穷苦人都能摆脱贫困,在冬夜里拥有这样的壁炉,过上温暖幸福的生活。

  在春夜里,我还会想起在冬夜里坐在壁炉前的一些人,像乔治·拜伦、亨利希·海涅以及亚历山大·普希金。他们在默默沉思。他们在写着一行行震撼人心的诗句。那诗句像冬夜里燃烧的火焰,在寒冷中一蹿一蹿。他们是在用自己心灵的歌唱呼唤着温暖的春夜吗?一定是的。我想,他们一定是在呼唤着温暖安宁的春夜永远停留在人间,他们一定在渴望着那些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的穷苦人都能拥有温暖和幸福。

  春天是真正的诗的季节,春夜当然是诗栖息的港湾。我觉得,美丽的诗句是在春夜里孕育的,美丽的诗句也是在春夜里诞生的。

  其实,幸福的希望也孕育在春夜里,茁壮的树就在春夜的温暖和静谧中悄悄萌动着、成长着。

  春夜是无比静美的时光,在这样的一段时光里,一颗向往爱和美的心,总是忍不住想要轻舞飞扬。